智房网 > 新闻资讯 > 城市新闻 > 河北 > 邯郸 > 河北邯郸:资源型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难题

河北邯郸:资源型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难题

2013-02-27 15:50:05来源:智房网

【摘要】正月初四,申有顺就开始正式上班了,为邯郸主城区唯一一条历史文化街区城内中街(串城街)上的历史建筑摸底。这位已经72岁的老人是邯郸市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下设专家委员会主任。

正月初四,申有顺就开始正式上班了,为邯郸主城区唯一一条历史文化街区城内中街(串城街)上的历史建筑摸底。这位已经72岁的老人是邯郸市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下设专家委员会主任。

被点名批评后,邯郸进行了整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办公室由虚转实,新增编制,同时设立名城保护专项奖补资金,对历史文化街区等进行修缮及环境整治。

“坏事”变好事了,申有顺说。

“三千年文化传承难见”

申有顺是邯郸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见证人。当时,评审专家给邯郸的评价是,其一历史文化遗存丰富,其中赵王城遗址是我国现存战国各都城遗址中保存最完整的。其二,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好。其三,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所在地。

2012年8月23日至25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检查评估组对邯郸进行了检查,邯郸也是河北省唯一被抽检的城市。

一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河北省内为何抽检邯郸?因为邯郸上报了五条历史文化街区城内中街、黄粱梦、马头中大街、峰峰矿区新华路和后保安街。这五条街区中,只有城内中街在邯郸市区,其余四条均分布在周围区县。

按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必须有两个以上历史文化街区。“必须有两条街区以上才能得满分,邯郸就上报了五条街区。”上述知情人士说。

尽管有些老专家反对,“邯郸解放以前南不过西街口,北不过观音阁,东西半里,面积不过0.5公里的小县城,哪来五条街区?”但仍无决策权。

上报的五条街区中,主城区内唯一一条历史文化街区城内中街虽有往昔荣耀,但也有其硬伤。

2月16日,邯郸大雾,严重污染的空气中,写有“邯郸行宫”的石碑前被垃圾包围。狭窄拥挤的街边林立着杂货铺、美发店、火锅烤肉店、五金店等,招牌杂陈。

申有顺对本报记者说,民国六年1917年,邯郸因洪水来袭,田庐荡折。后来修建的房屋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不足全部建筑的五分之一,从数量上看已不够历史街区要求的标准,但因街道现有的形态、尺度、肌理,以及邯郸原住民的民俗,只能作为历史风貌区保护,而非历史文化街区。

邯郸的历史文化街区现状令检查组不满,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在去年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三十周年大会讲话中就曾指出,邯郸现在已经很难看到有三千年文化传承的文化底蕴。

邯郸的“委屈”

邯郸名城办专家委员会委员侯廷生对本报记者说,邯郸市对赵王城遗址的保护是最大的功劳。

在赵王城遗址看到,这片占地约6000亩的古城遗址被50米绿化带圈围保护,历经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墙若隐若现。

赵王城遗址公园管委会主任对本报记者说,这是战国七雄中地面遗存保存最完整的王城遗址,从2006年开始,邯郸市政府在此修建赵王城遗址公园,公园总占地8200亩。因遗址不能做大的开发建设,博展馆和旅游这一部分都建到了西侧,遗址以后会仿照大明宫遗址建筑格局进行展示。

赵王城遗址公园总投资8.5个亿,但现在看远远不够,前期建设包括征地迁拆已投入3亿多,旅游娱乐区域将通过市场化运营来进行社会筹资。

申有顺说,赵王城遗址附近一直是荒地,很多人都想开发,邯郸市政府顶住了压力,后来有了建遗址公园的规划,以改善环境,展示赵文化。

据邯郸官方数据,2004年以来,邯郸累计投入文物、传统建筑、基础设施、环境整治等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方面资金约7.1亿元。2011年检查组来后,投入到赵王城遗址保护、丛台、赵苑、博物馆、成语雕塑园等文保单位、传统建筑、基础设施、环境整治方面工程资金约2.71亿元。

由此,邯郸被国家住建部批评有些“委屈”,侯廷生说,就邯郸城区来说,战国时期的街道经过历史变迁已经埋在地下6~9米处(中华大街下),地上遗存基本没有,也就没有什么历史文化街区。是否必须按照“必须有两个以上历史文化街区”的标准来要求邯郸,或许有待商榷。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名城所教授级高级规划师赵中枢对此指出,历史文化名城是1982年颁布的,历史文化街区是2002年的文物保护法中公布的。此次检查中,一些历史文化名城提出疑问:有些历史文化名城公布之初,并没有明确历史文化街区,现在要求检查历史文化街区是否合理?这反映了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变化过程,当年没有公布历史文化街区是因为当时历史文化名城具备更好的整体保护现状,现在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划定历史文化街区进行重点保护。

硬币“另一面”

申有顺说,国家住建部对邯郸通报批评后,邯郸做了几个大转变增设编制、有钱了、有活干了,对历史建筑开始修缮、环境开始整治。

2001年,邯郸市政府想设立一个在文物部门和规划部门之间协调的机构,因为申有顺在历史文化名城方面的资历,他成为名城办主任的人选。

但申有顺2001年退休,退休后没有行政职务,市政府每年给河北省人事厅打报告,以其参与邯郸市第四期总规编制的名义,让他延期退休。当时,申有顺担任城市科学研究会(下称“城科会”)秘书长,这个名城办就设在了城科会。

“给名城办定的职责就是六个字,联络、研究和咨询。”申有顺说,对上联络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对下联络邯郸市相关专家,周边联络其他名城,研究秦始皇出生地、邯郸城市特色、邯郸都城演变史等,给政府咨询,政府来决策,名城办以这样的职能运转了十年。

这次检查后,邯郸名城办由虚转实。

2012年9月14日,邯郸市政府召开了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调度工作会议,成立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时任市长、现任市委书记高宏志为主任,委员包括公安局局长、市政府秘书长、建设局局长等18个政府部门的一二把手,下设办公室和专家咨询委员会,申有顺担任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

邯郸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办公室,在建设局村镇建设处挂牌,核定行政编制3名,其中科级领导职数1名。

同时,邯郸还专门设立名城保护专项资金,2012年市本级财政列支1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名城保护工程奖补资金,先期到位500万元,明年要将名城保护专项资金列入常年财政预算,并随着财政收入的增长而逐年增长,各相关县区也要设立专项资金。

名城保护要做哪些工作?邯郸市建设局副局长梁耀峰对本报记者说,邯郸市历史文化街区要进行建筑修缮,同时进行基础设施的改造提升,水、电、暖等改造,提升宜居程度,历史街区没有人居住氛围就没有了,还要进行环境整治,如老城区垃圾问题,乱搭乱建的问题,广告牌匾的问题等。

资源型城市的两难

从正月初七开始,邯郸人就被严重污染的空气包围,一位邯郸本地人说,整个冬天总觉得喉咙里有痰咳不出。

如今,钢铁和煤炭依然是邯郸经济支柱,邯郸本地人都说,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邯郸人在靠着邯钢生存。

检查组专家也提出,邯钢的发展对历史文化的保护也带来一定压力。这种压力在赵王城遗址平台上远望也能略见一二,邯钢耸立的几个烟囱直冲天际,清晰可见。

本报记者实地探访峰峰矿区大社镇时发现,以煤矿产业为支柱的峰峰矿区拥有大量历史建筑、文物遗存,但因为煤矿开采带来的环境污染对文物及历史建筑保护的影响不容忽视。

大社镇南大社村有一处历史保护建筑何家大院,曾迎接过检查组的评估,这处院落是清光绪中期武安南部首富所建的宅邸。现在西院保存基本完好,东院多数房屋或倒塌,或改建,呈现出破败之景。

南大社村一位村干部对本报记者说,上世纪70年代这还是保护完整的一座大院,但1986年左右因为加宽街道,东院多数房屋被拆,很多居住其中的村民对于历史建筑保护意识不足,认为房屋破旧,于是进行翻建或改建。

检查组对何家大院建筑高度评价,称其价值不亚于山西的乔家大院,这激发了南社村搞旅游开发的愿望。

但上述村干部说,最缺的还是钱,来参观的民营老板络绎不绝,但因为担心难以发展旅游业,就不愿意出钱保护开发。

南大社村常年依赖煤炭、焦化、铁矿发展,环境污染虽已不容忽视,但关停煤矿并不现实。

距离南大社村1公里处是座大型国有煤矿公司,村里年轻人80%在钢铁厂上班,让村民从依赖资源突然转向依赖服务业显然不现实。

南大社村的两难取舍也折射出邯郸这座资源型城市发展旅游业的困境。一位政府官员对本报记者说,工业必须巩固提升,产业也需转型,原来的重工业基础保留,如果把煤矿和邯钢去掉,邯郸不成为邯郸;另一方面,邯郸最终的立足点还是文化和历史。

利益协调

这几天,申有顺正忙于一项工作,就是要列出城内中街需要保护的历史建筑具体数量和位置。

据邯郸市建设局相关工作人员说,这条街马上要进行商业开发,地块最终还未出让成功,具体开发商还未确定。

在申有顺的印象里,城内中街的开发从90年代开始提了十几年,但到底如何定位如何开发,邯郸的几任市长都拿不定主意。

2011年3月,曾有过在这一片区建赵都·故城项目的传闻,一位居民说,位于回车巷广场的赵都故城拆迁办公室已经闭门两年,拆迁也最终搁浅。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3月,邯郸市政府曾和中国勒泰商业地产集团、香港华懋集团及家乐福(中国)进行意向签约,将在城内中街片区建设集商务、办公、酒店、购物为核心的城市地标商业,总投资38亿元,占地323.77亩。

但邯郸市建设局相关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说,开发城内中街的并非以上签约的开发商,但开发也势在必行,政府在开发协议中将明确规定,历史建筑必须要保留,街道的宽度,小街巷等肌理必须保证,一些不具备价值的普通建筑该拆就拆掉,改造成纪念馆或民俗建筑。

梁耀峰说,市政府不下十次开会讨论这一地块的开发,这一地块开发有很多限制,历史建筑要保留,文物要保留,街区肌理要保留,还要限高,限宽,各方面规定得特别严。

这是邯郸市最核心的部位,如果全部建高层,开发商的利益可以最大化,政府不需要补贴,但因为这里是历史文化街区,有诸多限制,少赚的部分政府要通过各种政策去进行利益平衡,对开发商补贴,才能达到双赢。

“如何照顾开发商的利益,如何照顾名城保护的利益,是个需要平衡的问题,一个历史文化街区十几年动不了是一个好事儿,但对一个城市建设来讲,每个项目都这么长时间,没法弄了。”梁耀峰说。